秦朝

楚汉成皋之战

汉三年(前204年)五月,汉王刘邦荥阳围城中逃出,先至成皋(今河南荥阳东北),又西进函谷关征集兵力,出军于宛(今河南南阳)叶(今河南叶县)间,并派人说服项羽的悍将英布叛楚附汉。项羽闻讯,引兵前来,刘邦坚壁不与他交战。此时正好彭越攻下邳,大败楚军,项羽遂先引兵东击彭越。汉王乘机移军攻占成皋。项羽击退彭越后,再度引兵西向,攻破荥阳,围困成皋。刘邦从北门逃出,北渡黄河至修武(今河南获嘉东)。次日晨,自称汉王使者驰入韩信、张耳军营,收取军权,而命他们另行召募军队击齐。刘邦收得韩、张之军,声势复振,固守修武,与彭越复击破楚军,攻下梁地十余城。四年九月,项羽反攻梁地,令大司马曹咎固守成皋,嘱咐他「若汉军来挑战,慎勿与战」。汉军果然来挑战,楚军不出,于是汉军百般辱骂,如是者五六日,曹咎怒不可遏,遂渡汜水应战。当半渡时,汉军击之,大败楚军,曹咎自杀,汉军重新占领成皋,屯军广武(今河南荥阳东北),控制敖仓,取得军粮。项羽闻成皋失守,不得已改变原来作战计划,引军复来。从此,楚汉大军对垒于广武。就军力而言,楚强汉弱;但就整个形势而言,恰恰相反。汉军兵源粮秣自关中顺黄河而下源源接济;楚军的后勤补给线却为彭越所绝断。项羽希望速战速决,刘邦则是固垒自守。

有一次,项羽把刘邦的父亲太公(在彭城之战时抓来的)置于高俎上,令人对刘邦说「如果不立即投降,我便把太公烹了。」刘邦却沉得住气,回答说:「我和项羽当年都是楚怀王的臣子,相约为兄弟,我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父亲,如果他一定要烹太公,就请他分我一杯羹吧!」项羽虽然很恼,但经项伯一劝,觉得杀太公也无济于事,只得作罢。

又有一次,项羽和刘邦阵上相见,项羽对刘邦说:「天下汹汹已经好几年了,都是因为我们俩的缘故,愿与您一决雌雄,何必老是使老百姓受苦!」刘邦笑着拒绝,说「我宁斗智,不与您对力」并历数项羽十大罪状。项羽大怒,伏弩射中刘邦胸部,刘邦却说射中脚趾。刘邦受伤后,听从张良建议,强起劳军,以安军心,劳军后,再回成皋。

广武相持数月,楚军粮食不断,韩信又从齐攻击楚国,项羽惧怕,于十二月与刘邦议和订约,以鸿沟(在今荥阳东南)为界,其西属汉,其东属楚,并归还刘邦的父母妻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