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宋

北宋的史學與文學

北宋雖然積貧積弱,但在史學和文學方面,卻有極高的成就。

史學方面,北宋歐陽修等編纂《新唐書》,對唐史的保存,有很大的貢獻。而司馬光主編的鉅著《資治通鑒》,更是編年史的典範。

《資治通鑒》自英宗治平三年(公元1066年)始修,至神宗元豐七年(公元1084年)成書,前後歷時十九年。在《進資治通鑒表》中,司馬光曾說「臣之精力,盡於此書」。該書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(公元前403年),下迄五代後周世宗顯德六年(公元959年),將一千三百六十二年中王朝的興衰、政治的得失記載下來,為後代帝王統治提供了重要借鑒,它對史學和文學的影響力至今不衰。

除史學之外,北宋的文學發展,也在中國文壇上起著繼往開來的重要作用。尤其是「宋詞」,更是唐詩之後中國文學史上另一座豐碑。北宋的詞人輩出,如晏殊、歐陽修、柳永、蘇軾、秦觀、周邦彥等等。柳永、周邦彥的詞以綺豔著稱,而豪放派的蘇軾則最為後世所熟識。

蘇軾,字子瞻,自號東坡居士,眉州(今四川眉山)人。他出生於書香世家,父親蘇洵和弟弟蘇轍都是著名的文學家,世稱「三蘇」。其代表作如〈念奴嬌──赤壁懷古〉、〈水調歌頭──明月幾時有〉等,已成千古絕唱。對於蘇軾的豪放及柳永的綺柔,時人俞文豹《吹劍錄》曾有絕評:「(柳)郎中詞只好十七八女,按紅牙拍,歌楊柳岸、曉風殘月;(蘇)學士詞須關西大漢,執鐵綽板,唱大江東去。」

北宋在散文的成就也是巨大的,其中歐陽修、蘇洵、蘇軾、蘇轍、王安石、曾鞏,與唐代的韓愈、柳宗元並稱「唐宋古文八大家」。在北宋文學家的努力下,使自唐代韓愈以來的古文運動取得進一步的成功,當中有許多作品傳頌至今。

在散文、詩、詞等文學形式發展的同時,話本和戲曲這類民間說唱文學也蓬勃發展,並為元代戲曲和明代小說的興盛,打下了雄厚的基礎。由此可見,北宋的文學成就,具有承前啟後的劃時代意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