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朝

煬帝之死

大業十四年(618年)初,煬帝留在江都已一年多,盜賊亦逐漸逼近江都,江都糧草將盡。禁衛軍驍果都是關中人,見帝無歸意,多有潛逃者。帶領驍果的虎賁郎將司馬德戡和元禮、裴虔通遂暗中計議,欲謀叛與驍果一起西歸。因轉相招引,虎牙郎將趙行樞亦參與謀劃。行樞與宇文智及關係密切,因此將起事告訴了智及,請他支持。智及聽後大喜,以為機會來了,便與司馬德戡同勸其兄宇文化及一同參與,並推化及主持大計。化及覺得可以利用驍果為自己奪位,掃清障礙,也就答應了。一切準備就緒,司馬德戡和宇文化及等便相約於晚上三更以縱火為號,引城外駐軍進城。其時煬帝望見火光,便問隨從發生何事,裴虔通便答道:「草坊失火,外面正在救火。」此時司馬德戡已帶領驍果自玄武門入,煬帝驚聞變,急忙易服逃入西閣空室中。後校尉令狐行達入西閣,執煬帝出。煬帝見裴虔通,再問何故要造反?裴遂詭稱:「這不過是將士要奉陛下還京師。」到天亮時,宇文化及前來。煬帝問:「今日之事是誰為首?」德戡答道:「天下之人都恨你,想殺你的何止一人?」說罷裴虔通便先殺煬帝愛子趙王杲。令狐行達繼而縊殺煬帝,又殺煬帝諸子。其中齊王暕一向不滿於煬帝,煬帝以為暕是這次兵變的主謀,而化及使人到暕家中殺暕時,暕又以為是煬帝派人來殺他,父子至死相互猜忌,不明真情。化及又誅殺曾反對他的虞世基、裴蘊、來護兒、袁充、宇文協、宇公晶、蕭鉅等諸文武大臣及其子,以鞏固其勢力。及後宇文化及自稱大丞相,並立煬帝侄孫秦王浩為帝,居於別宮以兵監守。當宇文化及奪取了軍政大權後,便率領原南下的全體官兵及內宮人眾共十萬人,起程北上東都,準備西歸關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