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漢

蕭規曹隨

曹參繼蕭何為相國以後,事事無所變更,全部遵循蕭何所用舊法。他自己則日夜飲酒作樂,有人向他彙報事情,他也不聽,而是叫來人喝酒,直到來人也醉得不能說話為止。相府中有人有小錯,曹參也隱匿不言。惠帝聽說後,對曹參的做法很不滿,便對曹參的兒子說:「回去對你父親說,作為宰相,天天飲酒,無所事事,怎能治理天下呢?」曹參的兒子回家後,把這番話對父親說了,曹參聽後大怒,用鞭子打了兒子一頓,說:「天下的事不是該你議論的。」曹參上朝後,惠帝責備他說:「你為甚麼要責打兒子呢?是我讓他勸你的。」曹參連忙謝罪,又說:「陛下覺得您與高祖誰聖明英武呢?」惠帝說:「我怎能比得上先帝英明?」曹參又問:「陛下再想想,我與蕭何誰更有才幹呢?」惠帝說:「我看你也不如蕭何。」曹參說:「對呀﹗高祖與蕭何平定天下,各項法令全都制定好了,現在陛下承有天下,我等守臣子職位,遵守成法不使其有失不就行了嗎?」曹參為漢相國三年,清靜無為,不給百姓增加負擔。他死以後,百姓唱道:「蕭何為法,顜若劃一﹔曹參代之,守而勿失。載其清淨,民以寧一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