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朝

楚漢成皋之戰

漢三年(前204年)五月,漢王劉邦滎陽圍城中逃出,先至成皋(今河南滎陽東北),又西進函谷關徵集兵力,出軍於宛(今河南南陽)葉(今河南葉縣)間,並派人說服項羽的悍將英布叛楚附漢。項羽聞訊,引兵前來,劉邦堅壁不與他交戰。此時正好彭越攻下邳,大敗楚軍,項羽遂先引兵東擊彭越。漢王乘機移軍攻佔成皋。項羽擊退彭越後,再度引兵西向,攻破滎陽,圍困成皋。劉邦從北門逃出,北渡黃河至修武(今河南獲嘉東)。次日晨,自稱漢王使者馳入韓信、張耳軍營,收取軍權,而命他們另行召募軍隊擊齊。劉邦收得韓、張之軍,聲勢復振,固守修武,與彭越復擊破楚軍,攻下梁地十餘城。四年九月,項羽反攻梁地,令大司馬曹咎固守成皋,囑咐他「若漢軍來挑戰,慎勿與戰」。漢軍果然來挑戰,楚軍不出,於是漢軍百般辱罵,如是者五六日,曹咎怒不可遏,遂渡汜水應戰。當半渡時,漢軍擊之,大敗楚軍,曹咎自殺,漢軍重新佔領成皋,屯軍廣武(今河南滎陽東北),控制敖倉,取得軍糧。項羽聞成皋失守,不得已改變原來作戰計劃,引軍復來。從此,楚漢大軍對壘於廣武。就軍力而言,楚強漢弱;但就整個形勢而言,恰恰相反。漢軍兵源糧秣自關中順黃河而下源源接濟;楚軍的後勤補給線卻為彭越所絕斷。項羽希望速戰速決,劉邦則是固壘自守。

有一次,項羽把劉邦的父親太公(在彭城之戰時抓來的)置於高俎上,令人對劉邦說「如果不立即投降,我便把太公烹了。」劉邦卻沉得住氣,回答說:「我和項羽當年都是楚懷王的臣子,相約為兄弟,我的父親也就是他的父親,如果他一定要烹太公,就請他分我一杯羹吧!」項羽雖然很惱,但經項伯一勸,覺得殺太公也無濟於事,只得作罷。

又有一次,項羽和劉邦陣上相見,項羽對劉邦說:「天下洶洶已經好幾年了,都是因為我們倆的緣故,願與您一決雌雄,何必老是使老百姓受苦!」劉邦笑著拒絕,說「我寧鬥智,不與您對力」並歷數項羽十大罪狀。項羽大怒,伏弩射中劉邦胸部,劉邦卻說射中腳趾。劉邦受傷後,聽從張良建議,強起勞軍,以安軍心,勞軍後,再回成皋。

廣武相持數月,楚軍糧食不斷,韓信又從齊攻擊楚國,項羽懼怕,於十二月與劉邦議和訂約,以鴻溝(在今滎陽東南)為界,其西屬漢,其東屬楚,並歸還劉邦的父母妻子。